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金凱:特朗普-金正恩DMZ會面意義耐人尋味

    概要:特朗普-金正恩的“突然”會面表明兩位領導人都想推進朝鮮半島問題的解決進程。 


2019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朝鮮半島非軍事化區實現的“令人意外”的會面讓特朗普成為第一位踏入朝鮮領土的在任美國總統。兩位領導人在板門店互致問候、握手交談、并肩行走,而該地點正是66年前朝鮮戰爭停戰協定的簽署地??紤]到近期特別是20192月美朝首腦河內峰會失敗以來,美國與朝鮮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的外交努力一度受挫,因而此次會面當然是一件令眾多媒體及世界各地民眾感到“意外而興奮”的事情。

為了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見面,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謂是千里迢迢,而特別之處在于此次會面有意被策劃成一次臨時性的外交安排。幸運的是,金正恩并沒有讓特朗普失望甚至尷尬,而金正恩更是邀請特朗普踏入朝鮮領土。但對于特朗普而言,盡管這次在DMZ實現的簡短的“相聚”是一次及時而值得興奮的外交突破,實際上特朗普一路走來并不那么輕松。問題的關鍵在于:一段時間以來,兩位領導人的互信關系并未如任何一方所預期地那樣取得進展。

例如,美朝于新加坡實現的首次峰會是特朗普與金正恩兩位領導人在世界政治舞臺上的一次華麗的亮相,而雙方也的確在諸如“建立新型美朝關系”及“共同努力構建朝鮮半島持久穩定的和平機制”等問題上取得了一定的共識。然而,盡管雙方都曾抱有相當程度的政治期待,兩位領導人之間的第二次會面即便不是一次外交災難,也是一次外交失敗。直至兩位領導人抵達越南首都河內之前,政策層面上的政治焦躁或沖動(political impetuousness)加重了華盛頓對當時半島局勢特別是朝鮮方面有關主張的誤判。

河內峰會失敗之后的數月期間,特朗普與其鷹派政策建議者們在包括華盛頓對朝鮮政策等一些關鍵問題上的分歧日漸凸顯,表明特朗普很可能會在某一時刻表現出更大的主動性,而這也符合他的個人外交作風。與此同時,隨著美國國內選戰形勢的變化,特朗普也有意在海外謀劃一些能夠“吸引眼球”的外交突破。于是此刻與金正恩會面就是一個理想的選擇。盡管這是一個非常具有特朗普個性化外交風格的舉動,但他跨越“三八線”的舉動仍要好過此前的“全部或全無”(all-or-nothing)的強硬而刻板的立場。

當然,對于此次會面,也有一些人士持懷疑態度,認為這樣“意外的”簡短會面會讓外界期望值太高,因為雙方此前并未就有關議題取得實質性進展。美國喬治敦大學教授、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亞洲事務主任維克多·車(Victor Cha)表示,除非達成“可核查的協議及和平條約”,這次特朗普-金正恩的會面就只能向外界展示兩人會面時一些花哨或華麗的照片而已。鑒于當前朝鮮半島局勢的復雜性,維克多·車的觀點似乎不無道理。但若從一個更大的視野觀察,此次特朗普-金正恩在非軍事化區的會面當然不僅僅是兩個人象征性地握手寒暄而已。

首先,這次會面再一次提醒我們在解決朝鮮半島問題時“領導人外交”的重要推動作用。從這個意義上講,6月30日的會面不僅僅是一次電視真人秀或即興政治表演。盡管此前有過一些外交挫折,但此次會面證明了兩位領導人都有著推動朝鮮半島問題解決進程的政治意愿。特朗普與金正恩個人之間的“化學反應”雖然微妙,但絕對是能夠推動雙方嘗試構建互信的動力之一。在政治解決朝鮮半島問題進程中領導人的個人關系是否重要?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盡管如此,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考慮到朝鮮半島問題高度的復雜性,我們離問題的最終解決仍有一段相當長的距離。與朝鮮半島存續了幾十年的錯綜復雜的困局相比,過去幾個月間美朝之間的一些外交挫折幾乎算不上嚴重。

對于包括美朝在內的各有關方而言,首要任務是在最終目標上達成一致,而后聚焦于分階段實施的具體步驟。如果特朗普及其團隊能夠在推動實現(而不一定是最終實現)這個終極目標的過程中扮演足夠重要的角色,那將會是特朗普總統任期留存下來的一個重要的外交成就。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不可否認的是20196月30日同樣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韓國總統文在寅之間的首次三邊會面,盡管韓國總統文在寅僅僅是簡短地參與了特朗普與金正恩之間的談話。這也許能給予我們一些針對政治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多邊機制的啟示。在解決半島問題上,各方已經建立了涉及多個外交層面的多邊機制,例如“六方會談”等。如未來時機成熟,或許可以引入有關各方的多邊首腦會談機制。在未來,這樣的頂層設計或許能夠扮演獨特的作用,從而進一步推動朝鮮問題的最終解決。

 

(作者為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國際關系學博士,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作者向《中國日報》旗下智庫“中國觀察”及國觀智庫供稿,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