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報道 > 詳細內容

去年被鄭州、寧波落下 佛山拿什么沖擊“萬億俱樂部”?


425日下午,佛山2019年第一季度經濟形勢分析會召開,數據顯示,一季度,佛山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266.50億元,同比增長6.70%,高于全年6.0-6.50%的預期目標,比全國高0.3個百分點,比全省高0.1個百分點。

“穩中有進、好于預期,實現較好開局”,在經歷了2018年萬眾矚目之下,GDP未破萬億的尷尬之后,佛山的一季度數據似乎能讓其稍稍松一口氣。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話,我四十歲之前都是春天?!边@是電影《一代宗師》里葉問的一句臺詞。用在他的家鄉佛山身上,似乎也挺合適。

改革開放40年,佛山以制造業立市,經濟實現跨越式增長,GDP1979年的14.10億元起步,1988年突破百億元大關。從1992年至1997年,佛山經濟總量連續7年每年都突破一百億大關。而到2017,佛山GDP達到9549.60億元,位列全國城市第16位。

只是當前的佛山,似乎正遭遇“中年危機”。2018年,佛山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935.88億元,增長6.3%。這與一年前的預期不一樣,彼時,在眾人眼里,佛山同鄭州、寧波一樣,都是“萬億俱樂部”的種子選手。時過境遷,唯獨佛山差這“臨門一腳”。

這或許與佛山賴以支撐的制造業增速放緩息息相關?!伴L期以來,佛山太過于依賴制造業,制造業是佛山的亮點,但產業結構仍然比較單一,如今,傳統制造業向先進制造業尚未轉型成功?!敝猩酱髮W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如是說。

此前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中明確,“要提升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發展水平,以珠海、佛山為龍頭建設珠江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帶,并支持佛山深入開展制造業轉型升級綜合改革試點?!边@是《綱要》中對佛山的定位。

縱觀世界級大灣區,其發展的背后都有以先進制造業作為支撐的脊梁?!胺鹕阶鳛槿珖匾闹圃鞓I基地,制造業是佛山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核心競爭力所在?!苯衲耆珖鴥蓵陂g,身為全國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長的朱偉表示。

問題是,借著粵港澳大灣區的東風,佛山能否扶搖直上九萬里,擺脫制造業的“中年危機”,補上這“臨門一腳”。


轉型之困

“下階段全市經濟工作要堅持抓落實求突破,精準施策,確保經濟平穩健康增長?!痹诘谝患径冉洕蝿莘治鰰?,朱偉表示,盡管佛山一季度經濟保持平穩增長,但仍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經濟工作任重道遠。

去年上半年,在佛山順德開廠供應家電零部件的孟芳,逐漸發現工廠的訂單變少,或者客戶下訂單屢屢要壓單價。作為經營者,他們明顯感覺到2018年工廠經營不如意。

這似乎是2018年佛山制造業的一個縮影。作為我國重要的制造業生產基地,佛山2017年工業總產值接近2.5萬億元,在全國大中城市排名第六位,但與去年的數據對比來看,佛山的制造業好像在走下坡路。

2018年佛山工作報告中提到,裝備制造業增加值達到1654.5億元,增長13.5%,其中“工作母機”增加值347.4億元,增長14.8%。

再到2019年佛山政府工作報告,雖未明確公開上述二者的數值,只是公布了增長幅度,即規模以上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增長6.4%,其中“工作母機”增長7.2%。但對比來看不難發現,二者漲幅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許召元分析稱,佛山的產業集聚,很多是以村鎮為單位,某個鎮或區的產業配套比較完整,能夠滿足一個較小的專業化產業的發展。

但隨著中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固有的小區域發展模式,似乎限制了佛山制造業的轉型升級。

20184月,廣東省社科院發布《廣東產業轉型升級指數評價研究報告(2017)》顯示,廣東21個地市的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綜合得分排名中,佛山排名第七,在珠三角核心七城中排名倒數。

許召元發現,在佛山擁有核心技術、核心品牌的企業,除了美的等少數大型企業外,大部分企業還不具有這樣的優勢。

一邊是自身產業鏈競爭力不強、制造業產品附加值偏低、技術含量有待提高,一邊是發達國家掌握核心技術、后發國家可以提供更有競爭力的生產要素。這是佛山,乃至中國制造業共同面對的局面。


金融短板

金融是制約佛山制造業轉型最重要的瓶頸。今年1月發布的《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佛山攻略》研究報告中指出,

目前佛山擁有約8萬家制造業企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6152家),這其中雖有美的、海天、聯塑、萬和等諸多知名企業,但更多的卻是小微企業。

佛山的工業增加值約占GDP六成,而金融業增加值僅占約4%,全市的800家金融機構很難為實體經濟提供全方位支持。

當前,佛山的金融業發展水平,不僅難以比肩廣州、深圳,而且弱于同級別的東莞。許召元此前在調研佛山時,很多企業向他反映有融資困難。

“佛山本地企業對金融的需求很大,特別是制造業企業”。廣東宏泰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裴子平說道。該公司是一家位于佛山的類金融企業,專業為制造業企業提供融資租賃服務。

他分析,佛山傳統的金融渠道相對單一,過于依賴銀行渠道,其它金融渠道和工具在近幾年增速很快,但是比重仍然較低。

“佛山本地法人金融機構數量少,且沒有城市商業銀行?!痹诮邮苊襟w采訪時,上述研究報告專項課題組的多名專家曾表示,這是令他們感到頗為詫異的地方。

確實,和寧波、青島、蘇州、無錫、泉州等非省會制造業城市相比,佛山的金融抑制情況較為嚴重,更多的制造業大市往往有一到兩家地方法人的城商行來為制造業發展助力。

而佛山,由于部分區的經濟較為發達,進而促進了區內的農商行發展較快。據許召元介紹,佛山部分區的農商行,在當地占據的市場份額,遠超國有五大行和城商行。

以順德為例,據順德農村商業銀行(以下簡稱“順德農商行”)介紹,至2017年末,其總資產2957.96億元,人民幣存、貸款市場份額分別為42.55%和41.36%,持續穩居順德20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首位。

制造業的發展,尤其是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離不開金融支持,因為制造業的發展或者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它往往會伴隨著大量的投資轉移、資本流量,成果的研發轉化需要大量的資金,整個產業的重組也需要大量的資金。

去年12月,佛山曾發布以問題為導向的“金融十條”,著力緩解民企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境。當中提出引導銀行機構加大對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建立健全具有佛山特色的融資擔保體系等。

但僅從當前的金融體系來看,如何讓金融能夠真正實現助力民營制造業依舊任重道遠,這將是擺在政府、金融機構、企業等多方面前的一道難題。


新的機遇

“狠抓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強化工業經濟‘壓艙石’作用?!?/span>

425日的第一季度經濟形勢分析會上,朱偉提到了佛山下階段重點聚焦的七個方面工作,首當其中便是制造業。

而在此前的《綱要》中也明確“支持佛山深入開展制造業轉型升級綜合改革試點?!辈⑻岬健皹嫿O點帶動、軸帶支撐網絡化空間格局?!?/span>

廣佛同城化建設是極點帶動的三大抓手之一。許召元認為,區域一體化可以產生聯動效應,讓資源在更大范圍內配置,增強各個產業之間的配套能力。佛山與廣州的經濟互補性很強,經濟規模和產業發展基礎各有優勢,兩地同城后,廣州將會彌補佛山的不足。

從兩地的產業結構來看,2018年佛山三次產業結構為1.556.542.0,工業制造業占比過半,而服務業僅占四成。服務業是廣州的長項,數據顯示,2018年廣州三產服務業占到了72%。

目前,廣州總部經濟、金融保險、商貿會展、港口航運、現代物流、中介服務等現代服務業經濟優勢明顯,佛山裝備制造、家用電器、陶瓷建材、金屬制品等工業經濟實力突出。隨著廣佛同城的全面深化,兩地區域產業互補性、抗風險能力都將進一步提升。

“科創”是廣佛同城的最大公約數。佛山制造業轉型升級需要科教和創新資源的支持,而廣州的高教和創新資源十分豐富。

今年的佛山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全面深化廣佛同城。加快推進廣佛同城化合作示范區建設,推進廣佛創新同城,提高產學研協同創新和成(19.07+0.90%,診股)果轉化水平,共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也許有人要再次提到“虹吸效應”?!胺鹕脚弿V州,正處于廣州金融機構的輻射圈內”,裴子平也認為,佛山金融業發展受限,此前就受到了廣州的虹吸效應影響。

在他看來,未來佛山要加強金融業的發展,應該圍繞怎么服務佛山企業發展的角度,在發展環境和機制方面做文章,發展具有佛山特色的金融產業。

另一方面,企業自身是理性的。佛山的企業,不會因為廣佛同城,兩地距離較近,就從佛山搬去廣州。暨南大學經濟學院特區港澳經濟研究所所長鐘韻認為,這背后需要考慮還是足夠的競爭力和發展機遇。

在她看來,不可能每個城市的服務業都能占GDP50%以上,在全國也就只有超大城市才能達到這個程度。我們不能要求每個城市的產業鏈配套都面面俱到,現在強調的是錯位發展以及分工協調,發揮各自的優勢。